文章存档

一个人行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3/24/2/167852761,2006032421048.jpg[/img] [color=Beige] 这个自由的年代,有人堕落,有人觉醒,有人死去,有人重生 我在这个摇摆的时代 孤独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熟悉的人们慢慢走远 却仍旧努力坚持着那份单纯的美好 我这样坚持下去的结局会是怎样 我不知道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 我就会坚持走下去 病,总是在结束之时显露出希望,也许十年后这面目终于 向我们表露这是我们一直渴望的状态. 等待一个既不炎热也不漫长的夏天,在一切结束时我们将 继续活着带着微笑从城市的一边奔向另一边 [/color]

{给潮奴}

[color=Red]爸爸!!! 作者:THE FUNK BRETHERS(芬兄弟)2005.12.15 备注:所有文章均代表作者个人经验意见,仅供参考 中、港、台、潮青,他爸妈时喊“历史”“事实”,儿子们却整天留连网络、街头,干吗!?找日先生嘛!“日先生不要跑,我找你很苦呀,拥抱我,不要离开我,鞭打我的不孝…!多少钱呀!” 港潮青更甚!小明星、小名人、潮奴们更准备来一个“外公拜神系列”!(由头到脚趾TOTAL LOOK,不,应是完美LOOK,由内到外,由头到脚趾“比”地疴DICR的NEW LOOK更有服史地位。) 妈的,在香港潮杂志店,狂购研究杂志时,“请问意大利皮鞋书在那里?”潮售员:“没有!球鞋就有”。我说:“这本意大利鞋书可打开看吗!?”她说:“不可以!只得一本”(不服气的态度!), 我看她是店长罢!她的对话,不是充分表现她的“没学识”及“智商问题”或“对社会制度不满的问题”…,而是拜神的问题!她心想“你妈的B,老头…,什么意大利皮鞋,我等都是球鞋,立体人身服系,银潮发型,Y3里森林,军装内裤!” 文字表达不佳,敬原谅!因对银发型、小泉政治派很不满意,拜神庙还说求和平,他是否目空各国领袖的智慧!这跟很多经济罪犯或强奸犯有何分别!? 注: 1)我听潮奴们说,军装今季很流行。回家研究发现又是“日爸爸”的情况,可怜的潮奴…,不知背后日本右翼的思维。(日本时装流行通讯真厉害!我看360小时后,满街都是M-65!还是没甲里那种…!老师们!专业设计师们!挺身而出罢!) 2)三叶根的鞋,小心留意它的COUTURE,不宜亚洲小伙子NIKE,CONVERSE可以。(我高中时常穿三叶根的球鞋,估不到现时是值几千大元人民币!目前也买,作VINTAGE追思生活情景!) 此致,敬请不要原谅。 THE FUNK BRETHERS(芬兄弟)敬上 System : 当前无任何评论 《2006, March 17, 5:10 AM》 [/color]

life's a struggle

[color=Beige] life's a struggle 日子还要过 品尝喜怒哀乐之后又是数不尽的troubles everyday 有多少问题要去面对 有多少夜痛苦烦恼着你无法入睡… 在U的叶子上突然又听到宋岳庭的歌 life's a struggle ? 安跟我发来BEN的话的时候感觉拽拽的:人活着就是为了一个漂亮的死法~! 一句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可惜碰巧那时侯我正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只能感叹老天的不公 死也不让我死个干脆,还要继续维系这种巨恶心的生活 房东拒绝帮我们交电费 于是我们开始习惯于拎着沉重的电水炉往返于小区的门卫室和我们所住的501之间 习惯于在黑夜中借着小手电微弱的光摸索进冰冷的被卧 习惯于这个没有电的黑暗生活 面对着不断以各种借口推托的丑恶的中介的脸 真他妈想抽他一巴掌 操,丫逼的还算是个人么? 呵,如果我砸点钱给他.不说多,500块,丫肯定乖乖去交电费 还不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出门在外的穷学生没有多少钱? 这个巨黑心的世道.我还是得受着 一切都变的挺快,跟南京的天气一样 昨天春暖花开今天就是冰天雪地了 不敢用物是人非这个词 感觉太妖孽 就是个无形的烙印 让我心灵受创 三月 我的腰开始没命的疼 牙齿错位也越来越严重 我朋友说我吃东西像在吃石头 喀哒喀哒的...没办法,你说恐怖我也没办法 跟我的头痛一样 治不了 安叫我坚持坚持再坚持 我确实坚持住了 就是有点东倒西歪包,但确实坚持住了 有你呢,丫头.我的坚强后盾 听说明天该升温了吧 Talking, laughing, loving, breathing Fighting, fucking, crying, drinking Writ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