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咋这么暖和的。

穿妈妈织的毛衣. 度假生活进行时…… 素面朝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6/8/167852761,2006121614531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6/8/167852761,2006121614534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6/8/167852761,2006121614521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6/8/167852761,200612161452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6/8/167852761,2006121614505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6/8/167852761,2006121614518.jpg[/img] 一觉睡了4个小时,下了车。 杭州很暖和,暖和的让我变的慵懒起来,阳光迷醉,微风撩人。 一切都没变, 好天气是我的爱,匹萨是我的爱,杭州美女亦是我的爱, 报个平安,一切安好。某小妞正在杭州逍遥ing 瞧我内臭美的样儿:em21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11/167852761,2006121521746.jpg[/img]

我爱你们,每时每刻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1/3/167852761,2007012144920.jpg[/img] 不知道上次看流星雨是几年前了.刚才无数个朋友打电话来说她们在看流星雨,于是我也欢天喜地的奔下楼 也顾不上站在空地上冻的鼻涕拖拖的了.一颗脑袋就傻忽忽的盯着天空, 尽管城市灯光污染相当严重,但还是看见一片银白晃眼的闪动,一只黑猫踮着脚跑过我穿进了街边的灌木丛. 抓紧时间许了愿,具体内容就不透露了,说了就不灵了. 晚上去接澄澄放学,回家破天荒的徒步.风冷,鼻腔里气流不断回旋,冲到脑门的冰凉. 走那条陌生了许久却依旧熟悉的路.路过那个废旧的工地,那个巨大的烟囱内依旧不断的冒着白雾 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包括我们那些过往的曾经. 然后却有发现一切都变了,包括雾气中我们朦胧的脸…… ANN现在在北上的火车上,不知道睡了否, 昨天是她生日,或许是她第一次在旅途中度过,在实现梦想的旅途中。 蛋糕很香,梦很甜。 生日快乐,亲爱的。明年三月见。

甲醇生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0/2/167852761,200612102251.jpg[/img] 做了一晚上的图,累了。无意在网路看到一曼拍的片,被人用做签名,就下了下来. 感性的女子.拍出来的照片永远那么清新. 想到很久没去拜访她了,突然就十分想念起她,以及那段时间一直出现在我网路生活中的一些人. 难得有这样安静的夜,让我温习那些美好的记忆. 生活越来越甲醇.上火的几率也越来越大. 牙龈肿了,前些天先是右边的脸肿起来了,昨天左边的脸也肿了,疼的难受。 禁食了,我的麻辣烫,我的辣鸡翅…… 但疼归疼,我现在总算是娃娃脸了:em21: 都叫我不要熬夜,火气会加重,但拖着拖着又到这时候了,没办法,我就是一夜猫子。 边上网边看电视。 看黄晓明刘亦菲的神雕侠侣。这个版本还真不错,俊男美女的组合一直是我的最爱,养眼。 下个星期准备出去一躺。可能先去杭州再去上海,不确定不确定 一切计划筹备之中。

沙皮很大只

. new winter ,new style. 刚才朋友发了张照片,贴上,是不是有惊人的相象? HOHO 它是小沙皮,我是大沙皮

我又开始写流水帐了.

其实这个两天情绪不太稳定,怀疑是明天又要下雨的缘故. PS和3DMAX还太过浅显要学精一些才行.没什么灵感,最近思维一直迟钝写不了东西这也挺令我恼火的. 抓狂! 后来上网看到鱼鸡帮我想了个BLOG标题.真牛.笑的我乐呵呵的. "趴着f**k地球,躺着f**k宇宙,always fuck the worLd" 顺便拿了张他做的图.居然是我两条光溜溜的粗壮小腿. 下周他就走了,只能悲情地骂上一句: 你丫的,去杭州了谁陪我吃麻辣烫去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11/167852761,20061205215334.jpg[/img] 昨晚收到叶子短信.说想我了,还要帮我织条围巾,我说要彩色花花的那种. 今天早上又收到萝卜的短信.也说想我了.我说回去就聚会. 被人想念真是件幸福的事!:em26: 付首小诗,各位晚安. 期待一场春暖花开的幸福。 我哑然。 荼蘼是花季最后盛放的花。 是的,开到荼蘼花谢了。 所有的花都谢了。只有我还在。 还在,倔强地等待。 终于有一天我明白了,我们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宿命。 只要不走错,就是完满 隔了层层回忆钻出来 再怎么努力擦试。 容颜也是带了灰尘的 不复光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