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五一快乐

上了颜色后发现 效果明显没有黑白的好,所以还是放了黑白的上来. 吃饭的时候看新闻,劳模坐了一桌,研讨会,庆五一的. 然后就一直是"某某农民工代表发言""某某农民工代表发言" 听这三个字极其厌恶. 我没经历改革开放前的生活,但并不代表不了解历史, 农民伯伯,工人老大哥,...乡下人,外来务工人员,农民工.基本上称谓是有个变化的 然后就是地位的转变.变的越来越让人心寒. 最近几周,学校出了几起事故. 金贵的是生命,廉价的是回忆..那些被遗留下的伤痛回忆.是活着的人永远不能弥补的 记得自己还有事情要去做,所以 一起好好活下去吧. 最后祝大家,和我远在异国的老爸, 五一快乐.

真实生活比谎言更煞笔,所以还是面对吧

一个月前的照片,超见瘦,所以很喜欢,现在已经热的穿短袖了,肚子上的小赘肉开始不自觉的跑了出来.. 也许四月是情感危险期.周围很多人都上了火.争吵,分手,忙的不可开交. 我一个人,悠闲的喝王老吉,只有我不需要为这些琐碎的感情纠纷而烦恼.让我有更多时间忙自己的事儿. 不能透露的设计,正在进行时. 数位板买了,我还没来得及研究,毕竟对我来说还算陌生,虽然以前玩过neko的,但当自己真正拥有的时候,感觉才是最好的. 自己先偷乐一下. 最近总是做奇怪的梦 梦见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居然还在梦里跟别人抢过一个彩色马桶. 然后梦境中进行了一半的事情,突然被外界的干扰,比如闹钟或者人声吵醒,然后被拉回现实,感到极度的疲惫. 这样的不堪估计与最近的生活有关,但我不会释梦,也不太相信释梦这一说法.所以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做一些毫无边际的梦. 让睡眠中的生活也活泼起来. 又回到亘古不变的话题,很偶然的谈起,关于幸福的. 多数人常常抱怨自己不够幸福,其实 幸福的时候很多,但是被记录下来的幸福不多,幸福往往在短暂的期限内就被记忆删除,变成零星的碎片,飘散在时间的海洋里 其实我们需要的往往只是一个记忆的口袋,把每一点滴的幸福都及时丢进去. 那绝不会亚于多拉A梦的口袋。只是,真正去编织记忆口袋的人太少了。 所以反过来说我是幸福的.在时间海洋里,不论航行到哪里,幸福总是如影随形的. 因为我有一个记忆口袋,在被一点点填满。

我的小小愿望.

4月22,10:47 a.m.电脑未开,摄像头的灯亮,打印机突然叽叽喳喳开始运行,我被吵醒.惊讶的瞟了一眼电脑.然后起床. 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今天算是半个睡到自然醒. 当时高中毕业的时候写同学录,我写的愿望即是"赚钱赚到手发软,睡觉睡到自然醒"当时可能只是调侃,但现在却在有意无意的将此作为一个目标.也只有无数个没有能够自然醒的日子,才能换得最后的自然醒. 时间不等不把握它的人. 有很多学设计的朋友.他们常常抱怨为何别人的作品造次一般却能够入围比赛能够发表,一般的设计师却能够成名.却没有多少人看到,他们在抱怨别人的同时也在抱怨着那些比赛的截稿时间太过仓促,也在挑三拣四于别人对自己设计的认可程度.大家意见不和的时候都太过于强调自我,导致表面一团和气,其实质却是暗战.都窝一肚子意见.我光是听这样的意见就听多了. 我只能笑笑,因为我只是热爱设计的人,没任何资本指责任何一个同样热爱设计的人.大家都爱她.只是爱的方式不同.. 我想等到我也能够睡到自然醒的时候,保持好现在这样的心态.就是好的 背景歌: 曹芳<遇见我>:http://httmxd.poptang.com/mp3/遇见我.wma

努力后还是努力

   西化的中国玩具市场,应该有属于民族的东西. 拼了昨天晚上的几小时,还是赶上了交稿时间,希望有回报. 以前高中的母校翻新后的足球场,记得我高中的时候是从没用过塑胶跑道. 我们的高价投资,现在都回报给下一代了.   我和叶子的后现代生活.07/04/20

逆光前进

关于“董卿娃娃”的设计,应该算我商业形式下的处半夜凉初透女作,学院决定出钱买版权。现在玩具城已经定稿拿去打样给中央台确稿了。但是版权问题。还不太清楚能否顺利解决。 把原稿交掉只留了复印稿,这是我的一个失误。希望事情能顺利解决。哦米拖佛的祈祷下先。 然后现在正在做的是玩具设计大赛的作品,老板提议让我做京剧脸谱的玩偶,近两年中国风已经融入各个领域。但是我现在来不及做了,晚上就要交稿,挺懊恼这事的。只能交几份一般的作品,估计入围无望了。 其实参赛还有个目的是最近口袋内存不足,说白了就是奔着奖金去的。一等奖两万,入围奖也有两千,多诱人呵呵。5月的midi看不成了,这是最令我伤心的事。明年奥运了,北京城就进不去了,也不知道明年还有midi不。 咱先不谈这些唆唆碎碎的事了,还得把vfp考试忙完了再说。这是头等大事。 困难再大,也要逆光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