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一只小老鼠带来的冥想夜

有一只小老鼠,在我房间的空调里呆了很久很久,每当半夜熄灯后它就开始出没,喀拉喀拉搞个人派对.因为假期里经常通宵做图或是看电影,所以基本上到了早晨都是睡意十足,根本在乎不到那小家伙在管道里是如何张狂,倒头已经进入梦乡. 可是今天,处在一个月一次的抗洪期,实在没有精力通宵.上半夜因疼痛而辗转反侧,我睁开眼,路灯透过窗帘投射进泛白的灯光,蝉虫声此起彼伏.与白天永远形成两个极端的是夜晚.而我们多数人永远生活在一个极端内,奔波而劳累,失去平衡。此刻周围是一片静谧的世界.一个冥想的好时光. 我的想象被切割成数段,存在于这样一个夜中. ●自从高中结束,我已经告别写作.很正式的撰写文章也是在一年以前了,最近的一次写作是在大一的大学语文考试上,短短500字的作文,水平已经不如高中.大学的课程是单一的,没有了枯燥的数理化,连热爱的文学也仅限于只有一学期的大学语文.我们大一下开始,除了英语,就是专业课.时间其实仍旧是充裕的.只是没有精力再抓起笔,再细细记录感悟了. 表哥学的日语,他们的课程更是除了日语,几乎什么都不学.大学生们在这样片面的课程安排下,知识越来越匮乏.对此我对高校的课程安排是颇有意见的.连国文都不学好,却在拼命学外语,你可以说这是现实的没有办法,但难道就业前景需就是放弃本国文化的理由?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这个两年内抽空,把托福考掉,然后出国.现在的目标仅仅是画自己喜欢的画,至于职业,发展空间很大,毕竟这是个不稳定的行业.但是一旦出国但那就意味着我必须重新学习新的东西,一切从头来过,换一个适合大行情的专业,学个3年,出来"享受"比国内来钱更多的小资生活.我对绘画或是设计的小小热情,在那位可以帮我做担保人的华裔老板面前是嗤之以鼻的.他们认为赚钱是第一位的.没有好的物质生活,一切精神生活也是徒劳.对此我也是认可的.毕竟这是个现实社会. 但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放弃梦想.你愿意吗?我不置可否.现实往往如洪水猛兽,能够轻易打垮一个人的梦想.但是在这样一个夜里,我想了许多,对于梦想,我不会放弃,短短数十载,没有梦想的生活,是平淡乏味的.我不想仅限于一个造梦人,我渴望将之变为现实.这不是一个迸发出的三分钟热度激情,而是将会伴随我一生的动力.就像爸爸,那个伟大的男人.五十多岁仍旧在国外努力工作着,尝试自己没有尝试过的领域,充满艰辛.却仍然持之以恒. 记着,希望是件好东西,没准儿是件最好的东西,而且从没有一样好东西会消逝! ---<肖恩克的救赎> ●有天我和WTT聊天.一个我很欣赏的女孩,才华横溢,每次看她的作品,总让我自叹不如.我很害怕被同为热爱艺术的人否定,所以在同领域的朋友面前总是自卑的.但当她说起我身上她羡慕的地方时.我竟然怀疑那些优点是否我真正存在。"我们要是是一个人那就互补天衣无缝什么都不缺了"这是对我很大的肯定,我很感激她带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很多时候,我会怀着很谦卑的态度去审视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是有闪光点的,他们会在各方面比你优秀,当然也有不足,就像我们自己一样.取长补短的成语用到现在,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好的运用到自身的.我们中的许多人,喜欢拿自己的短处去比别人的长处,又或者拿自己的长处,去比别人的短处,这样要么自傲,要么自卑.都是不明智的. 以往,我时常属于后者,而现在.我开始重新定位,认识一个全面的自己. ●记忆中的某段时间我是自暴自弃的.就像任何一个青春期的小孩子一样叛逆而任性.将所谓的颓废美挂在嘴上.做一些自认为另类的事,常常自怨自艾,萎靡不正,认为自己是个败类一无是处.然后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长起来.思维逐渐趋于成熟.这是一段经历.尽管它是不堪的,而面对这些过往的曾经中丑陋的一部分,有些人选择直面,有些人则选择隐匿.如果让我选择,我不会丢弃这部分回忆.正是以往的不堪,教会你成长.如同那些失败的感情,教会你爱与被爱一样.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已经重新读过一遍,里边有点点的精髓,有血,有美丽的绿苍蝇.在故事的这一曲或那一折里,我觉得我难以捉摸的自我总是躲避我,滑进了深沉沉,黑沉沉的汪洋里,我是探不到的.                                                                  ----纳博科夫<洛丽塔> 无论是精髓,血,还是绿苍蝇,他们都是并存的,缺一不可. 窗外的虫声渐渐低沉下去.光线变的明亮起来,夜已经悄悄过去.同逝去的二十年一般. 而我在等待另一个这样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