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disappear

我多怀念去年年终你给的孔雀。听了整个冬天。 也或者是陀螺?还是那些好听的法文歌?还是东京铁塔下的GULUGULU ?都不重要了。 它们都还在就好了.只是没人给我听新的歌了. 然后在今天的凌晨.我流着泪看完你们之间的小喜悦,不因为悲伤,因为感动所以不能自已 被现实麻木久了,我找回了这样单纯而真切的感觉. 突然很想动身去寻找那个鸽莫道不消魂派的城市了.在你不知晓的某个黎明出现在窗下. 希望这个梦就像是复活节的彩蛋,埋在哪里也总会被找到.

第十二月

一切都渐渐的属于冬季了.心中尚存温暖,就有努力的动力. 无数次经过,第二个冬天,第三次驻足. 天被分割成彩色的幕布,自然就是有它神奇的力量,不需要任何语言和动作,将封尘的心洗礼 我想起了羊水给我听的姬神的歌们.在这样的地方.就应该环绕那样令人感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