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衰!

什么都不说了。就想着回家第一件事。 烧香!!!!!!!!!!!!!!!!!!!!

放空

一定要相信星星。必须的。 月蚀的力量太强大。最近很多人都或多或少被影响了。 和谐拯救危机啊,天空快恢复和谐吧。 北京下雪了。40年一遇的。我严重肠炎。20年一遇的。 昨天陪赖蕊去宜家。 吃了点东西就准备结账走人。结果胃开始翻江倒海一发不可收拾。在宜家的卫生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上吐下泻到直接瘫倒在地上起不来。剧烈疼痛感让整个人都飘了。汗跟自来水似的。吐完了就剩下无止尽的胆汁。 然后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子阳来了,和宜家的工作人员一起把我架到轮椅上。从三层推到了一层。期间我已经没了知觉。就感觉无数条腿在我周围晃悠。下了出租车又被抬上医院的推车。一路推到急诊室去。急性肠炎迄今最严重的一次。上一次还是在初中了。 在医院里又是呕吐,循环。在三瓶点滴的作用下好不容易被遏制了。赖蕊和子阳一直陪了我一整夜。给我倒水给我暖手给我煮粥。感动的要哭了。T T 人真是脆弱的东西。健康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这顿饭之后。我便开始了喝白粥的日子。 卧床一天,做梦。K在梦里发信息我,说有谁的父亲去世了。 晚上电话给她。说道最近有个朋友的朋友车祸去世了。她说,恩,她有个朋友父亲去世了。刚知道的。 我惊。不是说梦是反的么。为什么这么准。 时间残酷。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不停的有人离开。唯有珍惜眼前。 还有五天我就回来了。 等我。

be oKay

去三里屯的路上 旁边的TAXI里一群外国姑娘兴奋地摇开车窗 冲我们使劲挥手喊着happy new year 我们也开心得朝她们挥手微笑 室外的温度比想象的还要低 但人们明显还是洋溢着各种的幸福姿态 我有些冷 等到见着孙璐再准备进橙色大厅 却发现因为场地内不堪负荷不得入内了 但并没有很是扫兴 离开叫骂不断的人群 穿过各种喧闹的街道 绕进小巷 进入noodle bar 家庭面馆 终于暖和了 茄子肉末炸酱面 啤酒 樱桃肉 我们很简单的开始聊天 多半是继木在和孙璐说话 我有点心不在焉 等到电视上终于开始23点59分45秒 我在电话里跟着倒数 对着你说新年快乐 我们隔着太远而冬季明显太过难熬 几句嘘寒问暖又怎能抵过真实触碰 继而我们出了店。折回橙色大厅 演出提前结束 设备故障 新裤子没轮到上 门口的长凳上很多喝高了的人 还有的人源源不断从出口走出 见着许多才华横溢的家伙 也见着很多美好的姑娘 然而为何我一点儿玩耍的心思也没有 于是我们回家去了 在2010年1月1日的凌晨 像是之前的任何一天一样 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又真实的坐在电脑前 只是心里空荡荡的 这似乎有点异乎寻常 我看到你的日志却无能为力 so bad 没有你的城市 尽管依旧很美 却无法令我专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