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把光芒撒向开阔的地方

23日凌晨。面对同一张脸。我们早已大战了三百个回合。从阿凡达到太空人再到朦胧末世纪~T T 主编大人啊您还能再想多一点儿花样么!!!为了这十几张图我的毕设都没时间做的.我容易么我.. 终于通宵熬夜修图结束。和赖蕊的远程合作告一段落。跨年度跨地域合作实属不易。磕磕巴巴的交稿后我推开窗已经感觉到空气的清新鸟儿在歌唱万丈阳光洒了我整个一屋子啊!!! 哦。其实不对。我的屋子是朝北的。 不管了。撒花! 我急切的就想着要进入梦想好好的睡上一个大觉最好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再自然醒。 不过心心念念着某人说要给我寄快递。 于是发讯息询问快递到达时间。被告知下午两点半前能到。注意查收。 执念于往常收取快递时候的兴奋之情。我决定撑一会儿再睡。 两点半。 我在网页游戏中正不亦乐乎无法自拔。 电话骤响。K同学一阵着急“赶紧下楼拿快递啊到你们小区门口来,快递的人打你电话又不接的” 我就奇了怪了哪儿来的电话啊。 没多想,穿着睡衣披头散发我一路屁颠屁颠跑到小区门口。 怎么没看到快递员。没看到厢式货车。没见到大包裹啊。 30秒扫射之后。我的目光才聚焦到那个鲜活的人肉快递包上去。 又过了15秒。。。我才确认这不是假的。 别这么电视剧好不好!!!!大变活人啊您。 眼前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家伙。正嬉皮笑脸的望着我。 那时候的心情此刻已是无从说起。就只知道一个劲也跟着傻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傍晚出门。 叫上老袁子。一起去了那个叫名古屋的日料店吃饭。我第一次去。K来了个大吃特吃。 其实我没心疼钞票。真的。 我觉得你还没发挥出真本事的。 因为之后的夜市上见着烧烤你又是一顿吃。 夜市我有好多年没逛过了。 外面都在变。只有到了晚上。这里才一直保持着这么多年的样子。 各种串串各种烟雾缭绕。各种正规店面见不到的碟子各种毛绒公仔以及便宜货。 还有在人群中不停穿梭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新老扒手们。 构成了这座城市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 第二天原定早晨带K去烧香。可由于瞌睡虫肆虐。仍旧拖到大中午才慢悠悠的爬起来。 和YOUNG约在川菜馆里吃午饭。第一顿就是辣。真是辛苦了我的胃。 吃完饭坐公交车去金山寺。 2路公交车的路线分布在镇江的老城区里。这段是山路。有很多上坡下坡。 沿路能够看到儿时即有记忆的福音堂,一排排整齐的塑料模特穿着复古的衣服站在老店门前,各种被拆的乱七八糟但是还残留原貌的胡同巷陌。以及原来的英国领事馆云云。 林林总总构成这个城市里我最留恋的一段童年的回忆。 可惜了现在的政府不愿意保留这样的旧,而选择了拆除翻新。所以大致相貌已经背毁坏了大半。而我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可爱的毛绒小鸡仔 金山泛舟 寺里烧香的人已经不及前几日。香火都便宜了许多。 我又一次站在香炉前。许下那些简单而相同的愿。 然后绕行至白龙洞。很多年后第一次下去。凉飕飕的。很快又出来了。 至于传说中能够通道西湖的那个洞是真是假。就交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把。 以往游园完毕。我总会去玩海盗船的。并且一向是只坐最顶头的位置。 此番也是必须的。我和YOUNG一人坐一头。还有个胆小的狮子在地面观看我们的惊声尖笑。 因为我俩包场。开机器的师傅直接说,你们要想停再喊!结果N次垂直落体屁股飞离板凳后我们终于还是忍不住喊停了。 哈哈。心痒到不行。胃也翻到不行。 果真不如当年了。记得小时候连玩三次。下来才会东倒西歪被狂擦风油精。现在一次就能要了老命。 后来又玩了云霄飞车和这个离心运动的飞椅 嗨了。阳光和树影就在眼前不断晃过。 那样真实又不真实。 金山游园到此结束。 [...]

打回原形

不要着灯 能否先跟我摸黑吻一吻 如果我露出了真身 可会被抱紧 惊破坏气分 谁都不知我心底有多暗 如本性是这么低等 怎跟你相衬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 愿赤裸相对时能够不伤你 当你未放心 或者先不要走得这么近 如果我露出斑点满身 可马上转身 早这样降生 如基因可以分解再装嵌 重组我什么都不要紧 假使你兴奋 但你知一个人谁没有隐秘 几双手几双脚 方会令你喜欢我 顺利无阻你爱我别管我 几只耳朵共我放心探戈 你有没有爱我的准备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陈奕迅

佛祖保佑。

赶在财神爷驾到的大年初五。把33拉着一起去烧香。 一路上我就在感叹上一次来金山寺还是前年的冬天。那次小杆子俱乐部全体成员全部到齐。这次就剩下我俩匆匆前往。 逝者如斯夫果然是不舍昼夜的! 门口有个大老虎。 我很兴奋的与它合影了!看我一点也不怯场。 享受了最后一次用学生证买门票入场。我们直奔主题。  “镇江虽占尽地利,面朝一条长江,胸挺一条京杭大运河,遥对一座繁华的扬州城。扬州有春风十里,竹西佳处,有的是才子佳人、名媛雅士,但镇江嫌它琼花太娇,杨柳太嫩,自己捧着一个禅悦金山,逍遥地坐在对面。” 这段文字是今天上网无意间看到的。细细读完发现这是我看过描绘镇江的词句里最喜欢的一段。这两座都是我熟悉又陌生的江南古城。却总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多少年还是未曾将她们看透。 江天禅寺  过往都是叩拜的香客。 我们在香炉边静伫等待火焰把香纸一点点吞噬。直至火苗跳跃。 我们跪拜了每一尊佛像。心比起往年任何一次都更加虔诚。 看过一条转帖。说是中国人最不认同的成功是家庭的和睦和人生的平淡。 而不同于以往的祈愿所希望的大吉大利。我们祈愿仅仅已经简单到了如此。 当然。必须还有努力发财的愿望。 但愿望仅仅是愿望。努力还是要靠自己的。 虎年加油吧。 佛祖保佑。愿所有人平安幸福。

进入老虎年。

天才瑞普利 《The Talented Mr. Ripley 》 某段影评里有这样一句话。 他所做的一切伪装只能安排在那个年代,我说不清楚,大概是50-70年代,听胶碟的年代,意大利小镇港边有渔民高歌着咏叹调,女士们穿著考究典雅,屋内装饰繁杂精致,那是一个没有现代社会恼人的数码机械横行的年代,一个让人去感受艺术的年代。 是啊,放到现在Ripley又怎能轻易蒙混过关呢。现在的人都太聪明和太自认为聪明了。 我们并不同于意大利那个时期的生活。 但我们幼年时期也同是简单,直白但不枯燥。那个没有数码横行的年代。 还记得拥有第一台傻瓜相机的兴奋。每次冲洗胶卷时候的喜悦。 住四合院。在长江边的码头上玩儿,让夏日的江风肆虐在皮肤上。 从2毛钱的冰棍到第一次吃冰淇淋 喇叭裤蝙蝠衫波点裙白布鞋 和爸爸没日没夜的小霸王学习机坦克对战 住过类似筒子楼的房子。没有卫生间浴室的年代。 在黏腻的夏天和对楼的小姑娘亲亲,我扮王子。 攒了一个月的毛票买一个山寨芭比娃娃。找来碎布头用缝纫机给她做衣服。 每个月花上4块2毛钱买上一本CLAMP更新中的《X》单行本(那时候还未完结) 亲历中国漫画的开始。虽然只是尚在小学里的小读者。 6年级时拥有第一个七位QQ(爸爸赏的),经历最简陋的聊天室和BBS 那时候是真正的和谐社会。人与人之间比现在单纯太多。钱不是唯一信仰。 等懵懵懂懂中一脚跨入了两千年的大门。突然间便发现时间越来越快。 甚至渐渐也就记不大清这中间过往的细节了。 所以即使从不留恋过去。 也偶尔会回味一下。 照片是08年12月29号拍的。 背景是家附近的一条巷子。仅仅时隔一年已经拆佳节又重阳迁完毕改造新地了。 怀念而已。

所有失去的与所有找回的

短短两天我我几乎都在奔波的路上 两个城市间来来回回曲曲折折。 凌晨三点所有的建筑物在我身边呼啸而过。两头牵挂。 四点,五点,六点,七点。不停的醒来,又疲惫的睡下。 离开上海的时候阳光很好,回来的车上倒头便睡,迷糊中醒来,一路的城市都在下雨。 提前的情人节。 粗糙变味的手工巧克力。 淘来的黑胶。 MORINAGA 的国王和皇后。 当幻想一一破灭的时候。却总还是会有一份礼物是让你满意的。 就像是国足的三比零。 回来后昏睡了一整天。 半夜醒来。翻看一本搁置已久的书 叫做《失物之书》/《the book of lost things》 [爱尔兰]约翰.康诺利 以前只看了一半。于是就着深夜里的雨声接着将它读完。一本越往后看越精彩的书。 初始时觉得很像潘神的迷宫,又感觉有点像是李心洁以前的一部电影《鬼域》 读到后来却似乎又不那么像了。比它们都更加深刻。 黑暗而温暖。 每个人心里都会存在一个扭曲人,存在着各种黑暗的介质和噩梦的衍生物,像是肥胖的白雪公主,将人和动物结合成怪物的女射手,狼和人的结合 路普,女巫,或是“兽” 我们又能够在那片黑暗的森林中遇到各种帮助我们的人或物,像是叫做同志们的七个小矮人,寻找爱人而勇敢前进的骑士罗兰和他那匹叫做塞拉的母马,和一直保护每一个迷失的孩子的守林人 而失物之书也不属于所有人。但每个人却都又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失物之书。 是否最终会被扭曲人所控制回到自己的世界。也就看你是否能够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内心。作出选择。 也许最后,我们会是被扭曲人控制乔森纳。也许我们会是摧毁扭曲人的戴维。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戴维发现至少有一件事扭曲人没有说错:他的生活总是伴随着大喜大悲,既有苦难和遗憾,也有成功和满足。” 然而最后的最后,一切失去的都又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