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虬褫

MJ逝世一周年,时光机怎么就能带着我们飞的如此快。 由冬入夏的三里屯每天都灯红酒绿如梦如幻。 四年前黄健翔的声音也早已不在。意大利帅气的男人们哭的跟泪人儿似的。曾经的冠亚军双双小组淘汰。 我纠结的看完一场一场比赛。只能唏嘘长叹。 信息更替太快。 没有什么我们能够阻止的。那么向前向前向前。 进步或是落后,永远没有终点。

庆生

其实每年的生日愿望都只是同一个。就是XXXXXXXX。。。=W= 因为还没实现所以我一直在许它。 在北京过的第一个生日。也是很少见的和朋友一起度过。收到用心准备的礼物,让我欣喜不已。 我家海文家鼓楼三里屯,最后在继木的屋里酒精的作用下以开心到发散的状态结尾。 谢谢你们陪我过生日。又老了一岁,依旧还是热烈的活着。 2010/06/15 北京。

聚,散。

终于轮到放这一部分毕设了。 弹指一挥间。 毕业前几天宿舍钥匙都交了。那个住了四年的六楼终于不要再爬了。 貌似还有些东西遗留在那里没有带走。估计也连带了不少记忆。锁门的时候都锁进去了。 拿完毕业证第二天就匆匆忙回北京了。 看到校内里好多朋友都在写关于毕业的日记。我却词穷了。 从大一开始在学校的艺术团里。经历每一场晚会,送走三批毕业生。 今年作为一个毕业生代表演出。送走我自己。 不过我很乐观,即便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但在这样交通发达的今天。 我想不论缘分。只要想见。总能很快再相见。就像每一届送走毕业生的晚会上最后总会响起的再过二十年的歌。 刀子嘴豆腐心的广陵格格。我们走啦。您多保重。 我,吴欣鸿,王海,赵聪。最后一次聚在一起唱歌了。心情很复杂! 这张照片不知道谁帮我拍的,感觉怎么各种凄凉啊???? 第二天学位授予仪式,赶在之前去穿了学士服。和宿舍姑娘们有了四年里第二次正式的合影。 感谢玛莉同学亲爱的BF。任劳任怨,在风雨交加的情况下义不容辞担当了临时摄影师。 扔帽子~ 下午学位授予仪式了。有四位校领佳节又重阳导给我们授予学位。 我们都在猜班上哪几个幸运的家伙能有那四分之一的纪律和校长合影。 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校长的衣服好看啊。 红色的。跟大主教似的。 最后。我当然成为了那四分之一的幸运儿。。。以外的那四分之三的同学。。。。 不过我是跟副校长。也很满足了。 小扁在许愿墙上画给我的。 恩。别离的话不必多讲。 很快再相见。

黑白。

一南,猫和我。 2010/06/03 上海。 当天我和一南讨论到关于每个时期对待同样一个人或物会有不同感觉的问题。 也许对方在变化抑或是没有变化,但那并不重要,实质其实都源于自己的认知出现了变化。 当你把一个人所表达的文字或者影像加之自己的理解进行分解后,你的喜爱或是不喜,都只是自我的感官。 所以不应该说我喜欢这个人之前的作品而不喜欢他近期的状态,其实与别人是否变化并无太大关联。 因为这只是我们现在的感觉。 我们仍旧是幼稚的,又不断变化的,所以我们的感觉也跟随着我们成长和变化。 观察,分析,对比,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