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星空灯

2010/07/28

吃货

吃货在整个七月没有下过厨。 与其说是热的,不如说是懒得。 家常菜。麦乐送。必胜宅。茶餐厅。大饭店。路边摊。 最近的所有照片几乎背景都是吃饭的地。 五个故事。 1。曲折的停电日。 停电时间发生在5点后银行柜台关门。时间卡的真准。 在没有本地工行卡的情况下跑到附近最近的中行。使用中国银行的柜员机。却被告知没有开通缴电费的业务。 一把汗连着一把汗的公交直奔最近的东四小一的公司。 借了小一同学工行卡又去缴费。 然后在附近的茶餐厅(忘记名字了)解决了我的晚饭。真是又贵又很一般。 YOUNG被我带成开心餐厅大厨。一直没吃饭,在忙活用餐厅无线网络做菜。 2。上面说到YOUNG同学没有吃饭。 于是她把肚子留到了家门口的路边摊上去了。 旁边的一家子广东食客一直在用很标准的广谱问老板。这个生蚝啊虾啊是不是广东那边进来的。 俩东北老板很诚实的说他真不知道。不过他俩每次忽悠我吃大白菜的时候倒是一点也不含糊。 我在吃饱的情况下又来了一份。 于是撑了。 3。然后不得不说和七总的会面。 七总回国后的首次帝都考察。也让我有幸见到了久仰大名的骆总。 两位留美高材生跟我从中午会面便开始一直在天南海北的聊。 连下午逛街购物的时间也没放过。十分和谐。 值得一提的是雅秀里面的导购们用各国语言拉客的时候我们都惊了。 看来学好一门外语是远远不够的。 总的来说七总富态了。我还得加把油奔小康。 4。帝都的家庭聚餐。 爸爸和二姑姑回国正好都来北京。组织了一次家庭聚餐。 聚餐地点竟然就是我去年整个夏天待过的蒲黄榆物美附近! 请来了姑父们,姑姑们,叔叔,婶婶,还有不知辈分的老太太们。 从95年到如今,那个在哈尔滨有过一面之缘的小BABE,如今也已经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结束聚餐后我还在亲戚家见到更大辈分的老爷爷。 然而在这次聚会之前。我还一直以为我是家族里独身一人地处北京的蜉蝣来着。原来我有一大家子的北京亲戚。 血缘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像是树木的根系。一直蔓延到各处,却总有力量将大家凝聚到一起! 5。复原乳的故事。 这是个不相干的故事。那天正好随手拍下了旺仔。就想了起来。 大一的时候。有个同学跟我讲过这个故事。 有个男孩和女孩在一起。 后来分手了。男孩就每天在女孩的抽屉里放一罐旺仔牛奶。 开始女孩很纳闷,不知道男孩的用意。 后来她问男孩为什么一直是旺仔牛奶。 男孩很简单的指指复原乳三个字说,只是想和好。就觉得一直送复原乳就会实现吧。 我当时还被感动到了,真的! 故事1-4。是近期实况 故事5。是个广告贴。 哈哈。晚安。

拍照片。

昨天我在画画。 然后拍了一下屋里乱糟糟的角落。 电脑桌面换成了五宝的画。心目中理想的状态啊。 顺手撕下在草莓拿的免费小册子里插页,竟然正好适配那些纸质的小相框! 还贴上瓜子的画和戴斐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拍的猫咪。 DIY的简单生活能如此般温馨就足够了! 枯萎的玫瑰也依旧可以很好看。 晚上去了鼓楼散心来着。 依旧直接从东直门外大街一路向西而去。 依旧是吃不腻的炒肝。 依旧路过日新月异着的钟鼓楼。 一直从前海走到后海的另一边儿。 没有了喧闹的酒吧,没有了各地的游客。 我们就安静的坐在路边那听一对神仙眷侣茶余饭后悠闲自乐的弹唱。 从新中国诞生前到诞生后的歌儿一路唱个遍。 这种感情不需要追加修饰。在歌声中,在琴声里,在路人耳畔。在时间流逝中。 2010年的夏天我还是会像以往一样翻过栏杆,坐在外面的台阶上看这一片黝黑的什刹海发呆。 几乎没什么变化。又有点什么变化。 who cares~ 然后继续生活吧。

再见

我看到美好的照片越来越多, 却越来越不相信那些照片。 它们液化的严重,它们都被调过色调,它们都美的不真实! 虽然那只是我们心存的美好。想要表达出来的产物而已吧! 但是它们毕竟是假的。 就像为何我们用胶片。喜欢它的什么?处理不出的美妙色彩。还是那种还算接近真实的真实? 我最近有点心理疾病。 我开始经常做很可怕的梦。 开始怀疑和不安。 貌似回到从前曾经经历过的一段时期了。 状态很不稳定。 我需要休息一下。 需要调整一下。 ------------------------------------------------------------------------------------------------------------------ 我又一次梦见了那条龙,他盘在屋顶上,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他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贾宏声,他说贾宏声又是谁?我说贾宏声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是个演员,热爱摇滚乐,爱列侬和罗伯特普兰特,曾经想成为个名伟大的演员,也想组建一支伟大的乐队。他说你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人,你爱吃面条,鸡蛋,爱穿时髦的衣服,可以哭也可以笑,受不了的时候还可以求人。我问他我为什么在这呢?他说这是对你的惩罚,因为你身上恶的东西太多了,必须把这些恶的东西清理出去,你才能彻底干净。我问他我干净了吗?他没有回答,两只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就飞走了,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 ---贾宏声 贾宏声死了。虽然我并不太了解他。只看过他的几部作品而已。 我也不是在他死后第一时间来写他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然后我也只是无意在逛豆瓣的时候看到了他的主页。 拷贝了他资料里的一段话。 他走的伟大。我至今还没有那种勇气。

浮云。

这是现实与理想碰撞激烈的一个时期。 而以艺术之名的又大多在艺术之外。 希望最后不要如此。 如果继续这样走下去。也许会付出更多。 但愿我能坚持。 在酷热的北京傍晚,簋街上的馆子里。见了认识多年的mardar和AOI小姐。 我看着他们一路走来。从网路到现实,看着各自的照片直至合影。 除了洋溢着深深浅浅的幸福。更多是难以名状的感慨。 希望多年后,仍旧能看到你们如此凝望对方的眼神。 然后我突然想起某一天,她曾经跟我说过想在上海的郊区,用绿皮车厢改造成工作室。然后做一个小花园。 画面想着很乌托邦吧。我希望不仅仅是想象,如果有能力有机会,一定试着去完成这个愿望。 最后对一个重要的人说。 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那就请一定要好好活着吧。 我们还要去很多地方玩。等我回来还要为你拍很多照片。 不要放弃自己的身体。我们会一直爱你。 一直不放弃。 所有的困难,都是浮云!都会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