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存档

 

 

 

最近的梦开始变得奇妙。有些像是《失物之书》里的感觉。

不论多晚睡,每天依旧能够很规律的在上午十点左右醒来,而这些梦并没有留下多少记忆。庆幸的是他们没有将我弄的疲惫不堪,虽然不记得内容,但潜意识里应该是美好的。

 

而在...

時光小偷

時光小偷。應景。 我是有多久沒有寫過博客拿過相機抓起畫筆,都不重要。即便沒有能夠信手拈來的本領,但是根基仍舊扎根在腦力心裡不會忘記, 我懷念這裡。現在可以說是用來懷念而不是再更新的地方。因為我感覺自身的更新已經停滯很久了。 今天對於存在感有了新的認識。謝謝L。然後kid说很多年前開始看我博客,前幾日王老師也提到我在過去的一些影像,圖片,可是都過去好久好久了。有的連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然後我真的去翻了翻過去的照片。竟然也能夠陷入。那時候寫的文字如果現在寫出來,可能會覺得矯揉造作,因為這個時候的自己已經不是那會寫字時候最本真的那個自我了。再回頭看的時候,再稚嫩的文字和圖像,也都是美的,因為不含有刻意的成份。那時候越是想表達的不多,卻越能反映出全部的真實。 在現實面前我缺少了當初的勇氣。這可能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但是還是能夠改變的。 就想L說的一定要爭取一下。我會的。 太陽又要落山了。但明天太陽會依舊美麗的照常升起。 世界還是愛我們的。

說夢。

春天又快要來了。 昨天是虎年在北京最後的狂歡,和三蚯姑娘在凌晨的簋街吃完川菜我的胃已經不行了,回家倒頭就睡。 確切是今天凌晨四點以後的夢。夢中又出現很開闊視野里山坡上的藝術區,很像是青島八大關的那種坡度上去,但是建築群卻像極了西湖邊的中國美院和798的混合。有公路和巷子,但是周圍都是綠草地,延伸出去沒有任何路障,天地一線,不像在中國境內。 有個在夢中二度出現的能清晰記住五官的棕色臟辮兒男孩,還有新出現的一個好像是雜誌的編輯之類說是通過繼木的博客來到我博客后認識我的,還有個男人不記得五官相貌了,總之三個人都坐著跟我聊天,聊了幾句后我說要去處理事情就先走了,有幾個小孩讓我給她們買玩具,我當時不在,身邊兩個朋友給我付了錢就走了(但他們雖然是我的朋友但是面孔很陌生,現實里還是不認識),居然兩隻小小的布公仔要350元之多,我在夢裡的驚訝都還記得清楚,想要把錢還給兩個朋友,就一直找啊找啊找啊,走過各種建築群…… 這是個不了了之的夢,因為緊接著我就醒了。一看時間5點11分。之後我接著想睡著,等到7點第二次醒來之後發現再也睡不著了。 我很少能做到如此波瀾不驚生活場景的夢,前段時間做過一個也是如此類,我和紋身師花,還有賴蕊,晚上在一個滿是塗鴉的廢氣的老樓里拍照,具體內容卻沒像今天這樣記得那麼清晰,其他一般時候夢境里的場景都很單一甚至沒有場景,還夢到過兩次水鬼,一次是大學,一次是上個月,挺可怕的。 大學里那個我至今都能記得很清晰。夏天的一個夜晚,夢裡在一個都是鐘乳石的涵洞中,我和JC打著手電在裏面走,地面平緩周圍都是岩壁,遠處看到地面上有一個潭,水很黑。我們走向前去,當時視野就集中在那個潭水里,然後緊接著在夢裡我感覺到身體被異樣的吸引力給拉伸到了潭邊,過了幾秒鐘水面緩緩升出一個水鬼,女的,黑髮,沒看清長相我就給嚇醒了,一身汗。 有的時候我挺喜歡夢裡的不可預見性的,但主要還是喜歡它即便再具有毀滅性都還能用醒來結束掉這個優點。 對於過分完美的夢,我也幻想不再醒來。 從現實中逃進夢裡,再從夢境逃回現實。 ps:我想重新讀一邊《長襪子皮皮》這個童話。不知道有誰還記得。

贰零壹壹

2010.12.31. 第四个月。三里屯。门。迎接2011。 不醉不归。 2011.要说的太少。要做的太多。 加油。

自己找答案

人与人的际遇总是那么奇妙。 很多看似可能的安全的值得信任的,却往往轻易的就能不堪一击。 然而很多看似不可能的,却在时间的催化下黏合得越加的牢靠和稳固。 真的是很不可思议。 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敢爱敢恨的年纪也到了不尴不尬的阶段。 看《老男孩》的时候一堆人哭的像个傻逼,唏嘘感叹后仍旧只能维持现状。 希望得到的不多,只想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来过。珍惜和爱护好陪伴我的人。 2010.11.30 最后一颗糖。 UTA昨天给我听了一首歌。叫《自己找答案》 循环了一晚上。 他们用听说来决定 我要用抱你来懂你 不够靠近 谁看得清 我自己找答案 谁说的都不算 每颗心都有阴暗和蔚蓝 你会是礼物还是炸弹 就让我亲手打开看 太多人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往往左右了自己的判断,如果能够蒙上耳朵,用自己的内心去感受。或许直觉也会变得更加准确。 那天和朋友聊天谈论到如何观察一个人,包括文字语言等等一切表象上的东西。都是充满蒙蔽性的。 看一个人 永远看选择。。很细微的选择。 我看到了你的选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毫无保留去守护你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