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贴有标签 "浪流"

說夢。

春天又快要來了。 昨天是虎年在北京最後的狂歡,和三蚯姑娘在凌晨的簋街吃完川菜我的胃已經不行了,回家倒頭就睡。 確切是今天凌晨四點以後的夢。夢中又出現很開闊視野里山坡上的藝術區,很像是青島八大關的那種坡度上去,但是建築群卻像極了西湖邊的中國美院和798的混合。有公路和巷子,但是周圍都是綠草地,延伸出去沒有任何路障,天地一線,不像在中國境內。 有個在夢中二度出現的能清晰記住五官的棕色臟辮兒男孩,還有新出現的一個好像是雜誌的編輯之類說是通過繼木的博客來到我博客后認識我的,還有個男人不記得五官相貌了,總之三個人都坐著跟我聊天,聊了幾句后我說要去處理事情就先走了,有幾個小孩讓我給她們買玩具,我當時不在,身邊兩個朋友給我付了錢就走了(但他們雖然是我的朋友但是面孔很陌生,現實里還是不認識),居然兩隻小小的布公仔要350元之多,我在夢裡的驚訝都還記得清楚,想要把錢還給兩個朋友,就一直找啊找啊找啊,走過各種建築群…… 這是個不了了之的夢,因為緊接著我就醒了。一看時間5點11分。之後我接著想睡著,等到7點第二次醒來之後發現再也睡不著了。 我很少能做到如此波瀾不驚生活場景的夢,前段時間做過一個也是如此類,我和紋身師花,還有賴蕊,晚上在一個滿是塗鴉的廢氣的老樓里拍照,具體內容卻沒像今天這樣記得那麼清晰,其他一般時候夢境里的場景都很單一甚至沒有場景,還夢到過兩次水鬼,一次是大學,一次是上個月,挺可怕的。 大學里那個我至今都能記得很清晰。夏天的一個夜晚,夢裡在一個都是鐘乳石的涵洞中,我和JC打著手電在裏面走,地面平緩周圍都是岩壁,遠處看到地面上有一個潭,水很黑。我們走向前去,當時視野就集中在那個潭水里,然後緊接著在夢裡我感覺到身體被異樣的吸引力給拉伸到了潭邊,過了幾秒鐘水面緩緩升出一個水鬼,女的,黑髮,沒看清長相我就給嚇醒了,一身汗。 有的時候我挺喜歡夢裡的不可預見性的,但主要還是喜歡它即便再具有毀滅性都還能用醒來結束掉這個優點。 對於過分完美的夢,我也幻想不再醒來。 從現實中逃進夢裡,再從夢境逃回現實。 ps:我想重新讀一邊《長襪子皮皮》這個童話。不知道有誰還記得。